Posts tagged ‘Society for Truth and Light’

July 30th, 2013

雙性人:非男非女淒涼半生

by Anthony

她,曾被世人提醒,要做一個「他」。說話時刻意壓低聲線,為生鬚偷搽白蘭地,努力做個「男人」。人到中年,才證實荷爾蒙出錯,先天雌雄同體,軀體有個不能排尿和射精的陰莖,體內有個未完成發育的子宮。社會壓力,令他不敢繼續徘徊在非男非女之間,惟有歸邊當個女人。這個用「淒涼」形容自己半生的她化名小妹,是本港首位願向傳媒親身剖白的雙性人。
記者:陳凱迎 張嘉雯

每700人中便有一人是雙性人,比每3,000至5,000人中才有一人患上的性別認同障礙還要多。醫學界已知導致雙性人的成因有逾70種,年約50歲的小妹罹患「部份雄激素不敏感綜合症」,遺傳學上是男性,但雄性荷爾蒙無法發揮作用,天生陰莖短小,並有尿道下裂,小便時要蹲下來,在胯下缺口排出。

「可以的話,我想企中間」

小妹在父母眼中是家中長子,每年暑假都要安排他入醫院做手術,反覆被切開陰莖放入尿道,希望可讓他如「正常」男孩般,有射精和排尿功能,「每次唔係爆線,就係發炎,或者變咗有三個口流出小便,惟有下年再試過」。手術做了十多次,小妹失去的不只童年,還有生存意志。曾想過一躍而下,因信仰鼓勵才活下去。
11歲時,小妹終鼓起勇氣,向家人提出不願再做手術。但另一場惡夢卻在他加入職場開始。16歲到工廠打工,工衣再焗促,他也堅持穿底衫,以遮掩隆起的胸部,「個個男同事都打大赤肋,我就焗到中暑」。與別不同的舉止,令小妹成為同事玩弄的對象。

 

為添陽剛氣,他壓低聲線說話,穿恤衫、牛仔褲,「最好笑係學人搽白蘭地想生多啲鬚同體毛」。活到中年,小妹才在一次身體檢查中證實,受有異於一般男人的雌性荷爾蒙水平影響,其體內有個無完整發育的子宮和無開口的陰道,當刻感覺晴天霹靂,「由細到大我都以為自己係男仔,只係個有病嘅男仔」。
得知自己是雙性人,小妹本來毫不渴求要做女人,「可以的話,我想企喺(兩性)中間」,但醫生卻建議小妹切除男性性器官,免除因結構異常帶來的睾丸癌風險,他困惑,「冇晒啲男性性器官,但張身份證仲係男人,俾人知會點諗?」想到自己自小已不能如男人般站立小解,性格又較陰柔,遂接受手術,「始終俾人話係個粗魯嘅女人,比乸型嘅男人好」。
手術後睜開眼,第一反應是淚流不止,「嗰種感覺唔知係咪叫解脫」。身份證的性別已由男變女,日常她會穿裙子,說話溫柔,只有家人知道她的過去,但他們到今天都不願小妹公開承認雙性人的身份,「佢哋都受緊苦,媽咪生咗我出嚟,一生都好痛苦」。
手術前後,小妹喜歡的都是女人,也一直和女人拍拖,只是一再被拋棄,「以前人哋嫌你太多病痛,𠵱家講畀人知你係雙性人,邊個唔會畀你嚇走」。她對婚姻沒憧憬,但仍期望有個終身伴侶。

「我哋都一樣,唔係怪物」

小妹不介意細說淒涼半生,提及友人在她被評頭論足時出言保護,眼淚才奪眶而出。她比喻自己是個演員,一直在飾演常人眼中所謂的男或女,只望有天雙性人能從容地站在兩性中間,毋須刻意表現社會對男或女定下的特質,「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啲缺陷,我哋都一樣,唔使當我哋係怪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30730/18355649

 

「跨性別係一個光譜,男同女嘅分界唔再係好似以前咁清晰」,曾為逾百名跨性別人士進行評估的精神科醫生麥棨諾說。他認為,一個人的性別是生、心理的結合。過往便曾有雙性人個案,自小已因與別不同受盡煎熬,長大後再發現自己真正性別承受第二重打擊,結果出現情緒和行為問題。

易患性別認同障礙

未有基因鑑定技術前,先天雌雄同體的小孩,做男或女多由父母決定;但麥棨諾指,即使現在有方法檢驗,仍有個案長有濃密體毛和鬍鬚,卻要按性染色體被迫當做女孩,「係咪俾佢着條裙、紮條辮,就等於佢係女仔?又有冇問過佢想點?」
麥說,他曾接觸一些年幼時因性徵不明確,被選擇當男或當女的個案,因外表或行為與同性不同,身心飽受煎熬;他們長大後發現自己真正性別與一直以為的不同,更會出現性別認同障礙。
1965年加拿大一名兩歲男生,割包皮時燒傷陰莖,經醫生建議下將之切除,在心理學家輔導及藥物治療下以女性方式養育,長大後他卻意識到自己男性身份,再做手術變男,結婚後卻抑鬱自殺,這反映了代替當事人選擇性別的問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730/18355651

 

生物學普遍用基因分辨男女,但一個人顯露出來的性別,卻未必與基因相符。中文大學生物醫學院院長陳偉儀指出,除先天性染色體異常外,荷爾蒙出錯也可令人體性徵與先天基因相反,即男士可擁有胸部和子宮,女士亦可生鬚有陰莖,故此一個人的性別,不能單靠性器官分辨。

男和女的性染色體組合分別為XY和XX,兩性間實際仍有很多可能(見表)。例如,部份人先天只有一條X染色體,即「X0」,會被界定為女性,但沒月經和生育能力,被稱作「特納氏症(Turner syndrome)」;有男士先天較正常多了一條Y染色體,即「XYY」,又稱為Superman syndrome,較一般男士衝動。

以往僅以體格識別女性

擁有正常的性染色體組合,也可因荷爾蒙不能發揮作用,出現相反性別性徵。陳舉例,曾有擁XY染色體的個案,因黃體素受體出問題,無法製造男性荷爾蒙,外觀上他儼如女孩,卻無乳房、子宮和月經。
男女兩種性別的概念其實都是近代出現,所謂「女人」在往日只是體格較瘦小的一群。其他物種則會為繁殖而「變性」,如石斑魚出生時全是雌性,成年後會轉為雄性,與年輕的雌性交配繁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730/18355655

 

先天雌雄同體而精神受困、身體結構正常卻對自身性別感疑惑……這些跨性別人士在公立醫院都被安排向精神科求診,青山醫院精神科副顧問醫生麥棨諾曾接觸的逾百名跨性別個案當中,只有約一成人經兩年評估後,須接受手術完全變性,其餘個案只須接受荷爾蒙治療或繼續心理輔導。

部份只須服荷爾蒙藥物

任何人於本港公院接受俗稱變性手術的醫學性別重整治療前,都要接受為期兩年評估,他們要用想改變的性別生活,通過評估才獲准進行手術。現時這類評估分拆於醫管局七個聯網,變性手術則集中由律敦治醫院外科部主管袁維昌進行。早前有報道指,袁將於兩年內退休,醫管局正研究從瑪麗、威爾斯或伊利沙伯三間龍頭醫院中,選一間一條龍提供輔導、評估及開刀服務。
以往於威院為跨性別人士進行評估及輔導的麥棨諾指,並非所有接受評估的個案都會做手術完全變性,「有人會覺得切咗對乳房就得,唔一定要裝埋陰莖」;亦有人不做任何手術,只服用荷爾蒙藥物已感覺良好,「甚至有人只係因為本身嘅性別令佢有不快經歷,或產生自卑感,經心理輔導後,覺得根本唔係想變性,連藥都唔使食」。
另有個案在外地接受變性手術後感覺後悔,須接受精神科輔導;亦有些在沒有足夠評估下,在外地只切了乳房或陰莖,卻沒完成整套手術,回港後再接受兩年精神評估,確定適合完成變性。
麥強調,性向不等於性傾向,前者是對自身性別的認同,如一個人由男變女,性傾向也可維持不變,繼續愛慕女人;相反,一個愛同性的人,不一定會否定自己的性別,如一個愛男人的男人,並不渴望變性成為女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730/18355530

 

明光社願討論民事結合

一直堅決反對同性婚姻和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明光社,昨突然對民事結合(Civil partnership)「開黃燈」,在其社交網站轉載已婚人士變性後或要離婚的報道,建議社會加強討論民事結合的概念。該會總幹事蔡志森表示,該會堅決反對同性婚姻,但是否支持民事結合,視乎立法細節。
蔡志森不反對討論民事結合,但認為此安排影響深遠,「唔好以為做咗呢步,就可以避免同性婚姻,咁樣諗係錯,因外國好多例子都係先爭取民事結合,下一步就係同性婚姻」。

「避咗宗教人士嘅擔心」

他認為目前的情況下,已婚者欲變性,應先離婚才做手術,「因為你根本完唔到房,喺香港係可以判婚姻無效,完成唔到男女婚姻關係嘅責任,要避免(同性婚姻)呢個危機,所以應該處理咗個婚姻關係先」。
樹仁大學法商系系主任趙文宗對明光社態度軟化感欣喜,「好高興佢哋可以重新考慮民事結合,呢樣嘢唔係必然引致同性婚姻」。研究婚姻法的他表示,西方國家的婚姻觀念以基督教價值為本位,越來越多人,包括異性戀者不接受這套想法,選擇民事結合,「有啲外國地方結婚一定要去教堂,而且唔俾避孕,有啲人唔想咁樣」。
曾在澳洲生活的他指當地民事結合意識濃厚,但地位不等同婚姻,「如果兩個人冇細路仔嘅話,分開咗要三年先可以分家產,但如果係結婚,然後離婚,係可以即刻分家產,仲有(民事結合)唔可領養細路,唔可以喺宗教地方舉行儀式、唔可以人工生殖之類。」
大愛同盟代表梁兆輝認為,民事結合是婚姻的「Junior」版本,同志組織的終極目標仍然是婚權,「民事結合可以避咗宗教人士嘅擔心,唔會令佢哋覺得摧毀咗婚姻嘅概念」。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730/18355532

November 30th, 2012

曾怕別人取笑 今因愛而釋懷 她為愛兒站出來爭同志平權

by Anthony

梁媽媽曾經責怪自己懷孕時基因出錯,誕下一位同志兒子,20年後教她踏上一條比同志母親更難走的路。兒子向她「出櫃」,同時提司法覆核,挑戰男同性戀者肛交合法年齡,等同向全世界宣告:「我係基佬」。她說,當時就像世界末日,但沒想到,八年後的今日,她也站出來爭取同志平權,叫同志父母不要害怕。這一切,要從一個遺願說起。

「其實我唔鍾意女仔。」梁媽媽記得,04年10月一個晚上,兒子Billy忽然出櫃,還說稍後會提司法覆核。「個心好似撕裂咁痛」,腦海只剩下一堆問號,「佢犯咗乜罪?」翌年8月,高等法院裁定《刑事罪行條例》規管16至21歲男同性戀肛交,涉歧視及違反《基本法》和《人權法》。兒子挑戰成功,翌日本港至少八份報紙以頭版報道,「真係想扮睇唔到都唔得」。

八年前遺願:要抱孫

兒子向全世界出櫃了,做母親的只能接受,「但唔等於支持」。梁媽媽一直盼望兒子會改變,「好似買六合彩,希望有日會中」。有次母子再起爭拗,Billy提出以筆代口,假設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各自寫下遺願,「我話唔使寫,即刻可以講,我想你結婚生仔,我要抱孫」。兒子沒還口,轉頭在紙上寫道:「如果呢個真係你嘅遺願,我會考慮結婚生仔,不過我一世都唔會開心」。
兒子許下這樣的遺願,梁媽媽怎能不妥協?「唔想佢為我改變而痛苦一世」,但她知道兒子未來的路會走得很艱難。她曾在髮型屋工作,遇過不少假面孔,在同志面前扮開通,背後卻以「嗰隻嘢」嘲諷,他們口中,兒子就是「嗰隻嘢」。
有段時間,她很怕去婚宴,羨慕別人娶妻嫁夫,「嗰種痛好難堪」;也不敢見朋友,「佢哋係咪笑緊我呢?有個同志嘅仔,係咪好醜呢?」
她回想,兒子念小學時,跟男同學走在一起,就有莫名其妙的感覺,「做阿媽先感受到」。初中,兒子帶男友人回家吃飯,她不經意看見二人飲同一罐汽水,「我飲過佢都唔會飲」。同志傾向浮現,梁家只得Billy一個男丁,兒子出櫃後,她怕丈夫激動,拉他外遊,趁機交代,「佢聽見好冷靜,話個仔大,知道自己做乜,反而安慰番我」。
近年梁媽媽站得很前。去年11月,她應邀出席香港同志電影展,有個男同志上前主動跟她擁抱,「佢話畀我聽,到今日都唔敢同媽媽講,好辛苦」。那一刻她才知道,原來「同志」兩個字,是那麼難以啟齒。她決定站於人前,出席爭取平權集會,到立法會聲援,叫同志父母釋懷,「我哋仔女只不過係性傾向唔同,但佢哋都係乖孩子」。

此刻心願:兒子幸福

這些年來,梁媽媽跟兒子走過了一段崎嶇路,但還未平坦,同性婚姻尚未合法,住屋權益、反歧視立法仍未獲認同,「要繼續幫佢哋爭取」。
八年後,她重新許下遺願,願意百分百支持兒子,「只要佢覺得幸福愉快,日子好過,佢嘅性傾向都唔係問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9/18083929

 

立法諮詢性傾向歧視 逾半人支持

立法會月中否決了何秀蘭議員提出要求政府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公眾諮詢的動議,《蘋果》一連五日以電話訪問893名,年滿18歲以上市民,發現超過七成人認為香港有性傾向歧視,過半市民認為政府需要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展開諮詢,可見立法會脫離民意。
支持同志運動的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認為,一般巿民對歧視沒有切膚之痛,無法了解真象,未來日子希望透過教育及宣傳,令更多人理解同志的困境。
《蘋果》於本月21日至25日,以電話成功訪問893名,年滿18歲以上的香港市民。結果顯示,73%受訪市民認為,香港有性傾向歧視,認為沒有的少於三成;認為性傾向歧視問題嚴重的有32%,認為不嚴重的佔68%。
在立法的取向上,53%受訪者認為政府需要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展開諮詢,43%認為政府需要為此立法;認為不需要展開諮詢的佔47%,不需要就此立法的佔57%。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認為,一般巿民沒有親身接觸同志,或家人朋友不是同志,對這個議題未必有切膚之痛,「好多問題其實喺衣櫃入面,喺地毯底。最嚴重嘅歧視係受咗歧視都唔敢話你知,好似同學仔受老師欺凌都唔敢出聲,一般人把尺好難度出真象,我相信要多啲教育工作,多啲人肯講呢啲case,件事先會像真啲。」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9/18083931

 

林煥光:歧視違反集體良知

一直力撐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前日回覆本報查詢時指,平機會平均每年接獲20多宗相關查詢,性小眾無論在就業或受教育時,常受到歧視性對待,甚至欺凌。他表示,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已是大多數政府的主流做法,「不然會違反國際法及集體良知」。

「拗直」治療掀查詢潮

平機會提供的數字顯示,2008年至2010年,分別接獲23、18和20宗涉及性傾向歧視的查詢,主要涉及僱傭範疇,但去年有關查詢狂升至1,212宗,因當中有逾千封電郵,就社署於該年6月舉辦的「拗直」治療提出意見。
過去一個月來,林煥光曾在不同公開場合發言支持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展開諮詢。本報本月初相約他就有關問題進行專訪,但他婉拒。本報在11月12日改以書面形式向他提問,11月27日得到書面回覆。他在書面回覆表示,參考坊間機構的調查,可確知性小眾人士無論在就業或受教育中,仍恒常地受到歧視性的對待,甚至欺凌。
明光社、基督徒立法會議員一口咬定一旦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就會造成逆向歧視,影響言論自由。林煥光並不認同。

經驗證逆向歧視不存在

林煥光指出,平機會已有十多年執行反歧視法例的經驗,證實所謂逆向歧視的情況並不存在。
他指出,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已是大多數政府的主流做法。2011年6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更通過決議案,呼籲世界各國尊重LGBT人士的權利,保障他們、她們免受歧視及暴力對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今年更親自呼籲世界各地政府確切保障LGBT人士的人權,「不然會違反國際法及集體良知」。
在性傾向歧視問題上,特區政府一直迴避,林煥光直言,政府數年前曾做過一次民調,「但從未認真考慮立法。」身兼行政會議召集人的他曾說,決定入行會其中一原因是希望推動政府實施平等機會政策,若兩項公職有衝突,他會選擇平機會。本報再問他若對政府的取態感失望會如何自處?他的答覆是:「我會在不同崗位繼續發聲,提醒特區政府要立法保障LGBT人士的尊嚴及免受歧視的權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9/18083934

 

同志團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

同志團體與宗教組織繼續激鬥,鬥辯論後鬥聯署。明光社為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短短11天動員到2.8萬人和156個團體聯署。
同志團體則在立法會否決諮詢後再起步,由14個同志團體及宗教組織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承諾諮詢性傾向歧視條例,至今超過830人響應。

要求政府增撥資源

同志公民、女同學社、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跨性別資源中心、基恩之家、粉紅同盟、Queer Affirming Fellowship、中大學生會、elements義工組等14個組織,早前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特首梁振英承諾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盡快展開諮詢,並且在《財政預算案》中增撥資源予同志及跨性別友善的非政府組織,照顧同志及跨性別社群的需要。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認為,目前明光社的動員能力似乎較強大,但他相信假以時日,支持立法的巿民會大大增加。
陳志全說:「佢哋通常喺教會度呼籲,同埋喺誇張咗逆向歧視嘅情況之下蒐集到啲簽名返嚟,我相信今次經過咁多討論,無論立法會、城巿論壇,同埋報章嘅報道,隨住越來越多人肯出嚟分享,個結果會好唔同。」
同一時間,有基督徒組成「我是基督徒,但明光社不代表我」的群組,至今超過700人支持,負責人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明光社不能代表所有基督徒及基督真理,「希望明光社的高調言論不會騎劫了基督教,讓更多人知道基督徒不一定是『道德塔利班』。」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9/18083935

 

我們需要對話土壤

【後記】
看同志專題,會看到很多背面照,要不就像首天刊出的受訪個案阿志,側着臉躲在彩虹旗後;浸會大學宗哲系系主任關啟文亦拒絕攝錄及拍照,為的是太多人在他的fb專頁上人身攻擊,令他和家人擔心人身安全。
就着立法,100個人有100個答案;說到歧視,100個人幾乎全數都反對。這個專題想釐清的,是中間各種不同說法:當說到不要歧視時,到底是不要歧視甚麼;當議員投票、拿信仰來做擋箭牌時,是否了解教會看待同志的立場。感謝每一位受訪者,他們都是勇敢的人,在可能受攻擊的陰影下,仍然磊落地表達自己的立場;要消滅人與人之間的紛爭,需要的正是開放的胸襟和對話的土壤,需要的是,每一個人都把關注放到自身以外,放到我們的近人身上。
立法會的動議被否決,但爭取立法的運動不會完結。下一個戰場,將會是爭取特首梁振英於明年一月的施政報告中承諾,開展性傾向歧視條例公眾諮詢。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9/18083937

記者:王家文 張嘉雯 雷子樂

(by Apple Daily)

November 28th, 2012

議事堂外她和他再談同性戀

by Anthony

【性傾向歧視—蘋民諮詢】
立法會投票否決了促請政府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進行諮詢的議案。民主黨涂謹申與新民黨葉劉淑儀,一個投棄權票,一個投贊成票。今次贊成動議的是葉劉淑儀,她認為同性戀平常不過,不滿政府迴避立法。選擇沉默的是涂謹申,宗教信仰,教他接受不了同性戀人,也擔心一旦立法,明光社所指的逆向歧視「真係、真係會出現」。

性傾向歧視立法抗爭

1983年︰警官麥樂倫吞槍自殺事件引發社會關注,法律改革委員會出版《有關同性戀行為之法律研究報告書》
1990年︰立法局以31票對13票通過男男性行為罪行非刑事化
1994年︰立法局議員胡紅玉提出《平等機會條例草案》,禁止包括性傾向共八種歧視行為,最終只三項通過
1996年︰立法局議員劉千石提出平等機會條例草案修訂,包括性傾向及年齡歧視,最終以兩票之微不獲通過
2004年︰政府設立少數性傾向人士論壇
2005年︰維護家庭聯盟發起聯署,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
2005年︰上訴庭裁定本港肛交合法年齡的法例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歧視男同性戀者
2008年︰香港首次舉辦正式的同志遊行
2009年︰《家暴條例》修訂將同性同居伴侶加入受保護類別
2012年11月︰立法會否決何秀蘭提出「促請政府開展性傾向歧視條例公眾諮詢」的動議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8/18083114

 

葉劉:同志員工細心溫柔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支持同志平權運動,旗幟鮮明。公務員出身的她,一向予人印象較保守。但她在本月初公開表態,聲援同志,贊成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亦大方聘請同志員工。她更笑言「年輕人好奇點解我咁開放,其實我十幾歲就讀女校,識同志嗰陣你哋都未出世」。
本月初,工黨何秀蘭在立法會動議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及基本權利作公眾諮詢,她毫無猶豫,投下贊成票。「我哋31票,可惜梁家騮議員返唔到嚟投贊成,都過唔到」。她認為立法會內的議員較保守,對動議存在誤解,「好多人將諮詢與同性婚姻畫上等號,好多人恐懼」,令動議未獲通過。

勿用宗教剝奪人權

葉劉淑儀認為,宗教團體的聲音左右議員投票意向。「明光社同浸信會表明反對,令議會好多同事都唔敢支持」。她認為議案是從基本人權角度出發,保障任何人得到平等機會及尊重,不宜用宗教理由奪去人的權利,甚至令同志受到欺凌。
「好多英國優秀嘅外交官、劇作家人才都係同志,我做保安科嘅時候,唔少英國嘅同志外交官想帶另一半嚟住,可惜我哋最多只可當佢另一半係遊客」。葉劉淑儀當時已同情這些個案,但基於本港不承認外國同志婚姻或公民結合的法定地位,無法如異性婚姻的伴侶般處理,簽發本港居留權。她只能建議這些官員的另一半按時出境,再辦入境手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曾表示,社會對同志爭議仍存分歧,未宜公開討論。

批評政府避得就避

葉劉淑儀批評這是「斬腳趾避沙蟲」。「反性傾向歧視係今屆立法會開鑼以嚟,最具爭議嘅動議,政府唔想又燒着火頭,寧願收埋收埋」。「其實遲早都要傾,都要面對同志平權同婚姻,只係政府打算避得就避」。
葉劉淑儀認為,同性戀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大方聘請同志員工。「我喺港英政府經驗、喺港大文學系、中學讀女校,都接觸好多同志,唔覺得有咩問題」。她的助手亦表示,他們工作環境是非常「LGBT friendly」,對任何性傾向人士都很包容。葉太指「好多男同志都細心溫柔,對女性嚟講係好好嘅朋友,我從來唔歧視佢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8/18083115

 

同志公務員多受保護

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接受訪問時直言,政府內部有不少同志,但政府並無恐同現象。「我入政府第一份工作,就係處理同志公務員因過時法例而被檢控,當時我同我同事都好同情佢哋,認為佢哋唔應該被檢控」。她接觸過的同志公務員之中,多受保護。「我哋保護呢啲同事嘅身份,唔想外界標籤呢個係同志常秘,呢個係同志局長,令佢哋受壓」。

去刑事化符合現代社會

她表示,在政府工作時,了解到內部對同志有不成文規定,「我哋考慮到有崗位唔適宜同志,例如喺新界,最保守係當時嘅理民府,同鄉議局唔接受,我哋會保障同志唔去呢啲崗位」。
在港英政府的保安科工作期間,她曾為同性戀去刑事化閱讀諮詢文件。當時社會上有反對聲音,但由於英國已將同性戀從刑事罪行中剔除,作為殖民地的香港亦能跟隨開放作風。「(香港)91年去刑事化,係正確嘅第一步,符合現代社會」。她認為只要兩位成年人在自願的情況下進行性行為,並非欺凌未成年人士,不論性別,都屬合法。
此外,她前日也撰文憶述,在布政司署工作時,一位負責庫房財務的外籍高官,因為他的同性伴侶上他的住所吵架鬧至報警,令同性戀情曝光而遭檢控。政府為保護他,讓他一直從事內部的財務工作,不用擔任對外的職位,直至退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8/18083119

 

阿涂:逆向歧視絕對存在

民主黨涂謹申向來關注人權事務,但說到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他在議會內卻投下了棄權票。是否支持同志平權,他內心「十五十六」,「如果小巴司機拒載同志,係唔應該,要受法律保護;但如果我唔鍾意請同志傭工,係咪要告到我坐監先?」他認為一旦立法,逆向歧視「絕對存在」,必會有同志向教會、教徒議員、公司東主「挑機」。
本月初的同志平權議案,民主黨有五票支持,惟獨基督徒涂申謹投下棄權票。本身是律師的他,以大量例子解釋自己的投票決定。

不想小孩接觸同志

他舉例說,若酒店不租宴會廳予同志舉行宴會、小巴司機拒載同志,他認為應有法律保護。但若業主不想租樓予同志情侶,或像他這個愛兒心切的爸爸,不願聘請一個同志家傭,確有性傾向歧視之嫌,但他不贊成要立法禁止。
「我接受唔到同性戀,我請家傭,唔想我小朋友接觸呢樣嘢。我要佢一齊住,我冇法接受,我唔想照顧我小朋友嗰位姐姐接觸佢最多,我唔想佢做我家傭、補習老師,咁係咪要我坐監?」涂謹申不接受與同性戀者有太親密的接觸,跟信仰有關,「我係基督徒,我信天父希望我哋按聖經真理去做;我唔覺得我會教一個小朋友去接觸呢樣嘢」。

憂會令教科書改寫

與不少基督徒團體一樣,他擔心一旦立法,同志團體下一步會要求承認結婚、承繼財產權利,教科書內容也或會因而要改寫,「課本上爸爸媽媽很愛我,喺咪要改為家長很愛我?如果唔係,會唔會俾人話歧視爸爸爸爸很愛我嘅家庭?」
明光社一直以逆向歧視做反對立法的擋箭牌,涂謹申認同說:「係有嘅!係有、係有、係有!例如工作上,若我唔喜歡同同志共事,咁已經會有問題」。哪為何現有四條反歧視條例,都未見有出現逆向歧視?他的解釋是,性別平等、種族、傷健、家庭崗位等平權,已是普世價值,但同性戀現仍未是主流價值,「所以大家唔願當呢個係歧視」。
他甚至指,外國曾有例子,一些爭取權益的人,用法例去令其他人屈服。「個運動係咁去,如果我係基督徒議員,你係同志,我請人,你故意走去應徵,我唔請,咪告囉!」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8/18083117

 

奧巴馬力撐同性婚姻

反性傾向歧視立法拖拉16年,諮詢動議月初再度遭立法會否決,遠觀成功連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今年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又在當選演辭中提到同志擁有平等機會;近看對岸台灣總統馬英九,任巿長期間年年補助同志婚禮,去年教育部更把同志議題納入中、小學性別教育中,與本港特首梁振英從未就同志議題公開表態,大相逕庭。

台灣或將議題納入教育

奧巴馬自上任後,一直就同志平權努力,包括廢除克林頓政府在1993年軍隊中實施的「不問不說」政策,令軍人不需害怕會因性傾向被革職,或得不到平等的機會。今年5月,奧巴馬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公開表態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國總統,獲同志團體大力支持。
同屬華人城巿的台北,以「同志友善」聞名,同志團體每年定期上街遊行,2003年,時任台北巿巿長的馬英九參與第一屆同志遊行,又在遊行後的活動上致辭,任內更年年補助同志婚禮。2009年台灣的同志驕傲活動更首度移師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台灣教育部去年更進一步計劃把同志議題納入中、小學性別教育中。反觀本港同志平權長年落後於人,特首梁振英從未就同性戀議題公開表態,本報向他查詢,發言人指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的發言外,沒有補充。譚志源曾表示,特首將於明年1月《施政報告》就諮詢交代。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8/18083121

 

 

記者:吳嘉羚 張嘉雯 雷子樂

June 14th, 2012

Rebuttal to Truth Light Op-Ed statements

by tcjmhk

供即時發佈

致港聞版編輯,採訪主任

誰偷走了事實真相?

粉紅同盟嚴正駁斥明光社林國冬「誰將會偷走我的宗教自由」一文

明光社項目主任林國冬在5 31日於其成報專欄內,刊登《誰將會偷走我的宗教自由》一文,內容誇張失實,歪理連篇,企圖誤導社會對性傾向歧視立法觀感。粉紅同盟深表遺憾之餘,現詳列文中失實處,以正各方視聽。

  • Daniel Glowacki,一位14歲的男生,因在經濟堂上,與老師談論同志運動的彩虹旗幟時,表達了自己不贊成同性戀的宗教立場,結果被校方開除。”

真相是教師Jay McDowell所屬校區舉行反欺凌日,他身上穿上代表和LGBT青年同站一線的紫色T恤。上課途中要求一名女學生脫去象徵奴隸制度的南方國旗,Daniel質問為何可掛彩虹旗但不可穿南方國旗服飾 (但課室內並無彩虹旗),師生激烈爭執,最後教師認為情況失控,將Daniel 及另一名唱和學生逐出課室。事後校區接到投訴後將教師停課及後撤銷,但Daniel 母親最近入稟聯邦法院,控告校區和Jay侵犯憲法權利。事件發生至今,從未有任何人被開除,明光社如此斷章取義,捏造情節,令人惻目。

  • 這一次,因表達自己的宗教立場而被開除,處罰真的恰當、公道嗎?”

教師指是因Daniel擾亂課室秩序才要求他離開課室,校方並無開除他,相反其母親事後將兒子調班及將事件擺上全國焦點。究竟這是否恰當?公道自在人心。

  • 只因表示自己的宗教立場,卻遭到被校方開除的處分,大大影響這個青年人的成長和前途。宗教自由在美國這麼強調人權的社會,也會因《性傾向歧視條例》而被嚴重侵犯,令逆向歧視的個案增多。”

香港草擬中的《性傾向歧視條例》並無條文禁止宗教在其機構內表明自身立場及擬定政策,只會保障LGBT 社群免受肉體和心理形式的歧視,何況保護弱勢社群談不上”逆向歧視”,只是某類宗教分子「狼來了」,搏取公眾同情。

  • 只要僱員突然表示自己的性傾向,就可以免去因自己不稱職而帶來的後果。”

突顯了筆者對法律無知-僱員不能忽然自稱同志避過解僱,需要提供實質證明例如人證物證等支持,以往外國亦聞所未聞有僱員佯裝同性戀保住飯碗,純屬戲劇情節。

  • 同性戀者被歧視的問題大大改善,可見透過教育,能有效地改正問題””

筆者「偷樑換柱」,指教育已能足夠改善歧視問題。首先,他有何數據支持問題已大為改善?其次既然他指出已有改善,社會怎會未有共識?此乃自相矛盾之處。教育和立法並肩進行,並非代替品。

總括而言,文章開首例子不盡不實,及後更歪曲《性傾向歧視條例》內條文,將戲劇情節和實際法律操作情況混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論據企圖誤導公眾,實乃明光社一實作風。

粉紅同盟重申,關於反性傾向歧視,教育立法不可或缺!不要讓明光社別有用心偷走了LGBT社群的人權。

明光社原文: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3652

關於Daniel Glowacki 的連結:

http://www.edgeboston.com/index.php?ch=news&sc=&sc3=&id=112352

http://www.edgeboston.com/index.php?ch=news&sc=&sc3=&id=112352

http://www.queerty.com/tag/dan-glowacki/

粉紅同盟介紹:致力於推動香港同志組織間之合作,協助各組織的工作,及提供一個中英文並用的資訊網絡予各同志組織。TCJM 亦會在重要議題上進行研究及從事相應行動。

傳媒聯絡:

公關主任勞先生

Email: [email protected] Tel: 96577741

網址:www.tcjm.org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inkAlliance.HK

 

Who has stolen the True Story?

The Pink Alliance rebuts the Society for Truth and Light’s article “Who shall take away/ my religious freedom” which appeared in Sing Pao on 31st May 2012

 On May 31st 2012, Mr. Lam Kwok Dong of the Society of Truth and Light penned the article “Who shall take away my religious freedom” that appeared in Sing Pao’s Op-Ed section . The piece was filled with distorted facts and bogus arguments in an attempt to mislead public opinion against legislation to prevent discrimination on the grounds of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 which they refer to as the SODO bill.

The Pink Alliance expresses its deepest regret over this sugarcoated demagoguery , and seeks now to set the record straight. The following are the real facts:

  • 14 year old student Daniel Glowacki was expelled from school, because during Economics class, he stated clearly his opposition to homosexuality on religious grounds , during a discussion of the Rainbow Flag of the LGBT movement.”

Truth: Daniel’s school district was holding its Anti-Bullying Day and his teacher Jay McDowell was wearing a purple T-Shirt out of solidarity with bullied LGBT Teens. During economics class, he asked a female student to remove a belt buckle showing the flag of the southern confederacy from the American civil war, which she did. Daniel then rose and asked why the rainbow flag was allowed but not the Confederate. There was no rainbow flag in the classroom. A heated argument ensued that ended up with Daniel and another student being sent out of the classroom. The school district later received a complaint and gave McDowell a reprimand and suspension, though the latter was rescinded. Nevertheless Daniel’s mother then filed a lawsuit in the Federal Court against the school district and McDowell, claiming that both had violated her son’s constitutional rights. No one has been expelled up to now in this whole affair, something the Society for Truth and Light has deliberately fabricated.

  • This time, the student was expelled for stating his religious beliefs; was the punishment appropriate and justified ?” McDowell claimed that the duo was sent away for disruptive behaviour. There was never any expulsion from school. On the contrary, Daniel’s mother removed him from that class and put the incident into the national spotlight. How justified was this mother’s reaction? We can come up with our own verdict.
  • Just like Daniel who was expelled purely for his religious beliefs, which has greatly impacted his growth and future. Religious freedom in the land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at advocates human rights, would be trampled under SODO , and lead to an increase in reverse discrimination.”

Truth: The draft SODO bill did not propose, and no one does now, to prevent anyone stating their views or from operating their own internal religious policies.  It protects those suffering from actual acts of discrimination, both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Protecting the weak and innocent cannot be characterized as ‘reverse discrimination’; this is just Christians seeking sympathy and hoping to be seen as ‘martyrs’ for their faith.

  • An employee only needs to express his orientation to escape consequence of poor performance on the job. “

Truth: His viewpoint reflects his ignorance of the legal process, under the law, an employee could not escape dismissal by suddenly claiming to be gay, but needs to provide material proof and witnesses to substantiate his orientation and the discrimination that has occurred against him. Experience in the West has not given any proof of such examples of abuse of the law. This happens only on TV or in the movies.

  • Actually, discrimination against gay has improved greatly of late, this serves as evidence that education can effectively correct such problem.”

Truth: The writer brazenly claims that education alone is enough to eradicate discrimination. With what evidence can he support this view? If there is indeed less discrimination, can public consensus be so beyond reach? Education and legislation go hand in hand but never substitute for one another. Education will not prevent discrimination by the bigoted.

In Conclusion, the piece by the Society for Truth and Light is full of distorted facts and misrepresents the SODO draft bill. It confuses drama plot lines with actual legal statutes.

The Pink Alliance asserts the importance of BOTH education and legislation in combating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We need to be vigilant against any attempt by the Society for Truth and Light or other faith based groups to deny the LGBT citizens of Hong Kong their civil rights and protection from abuse.

Original link of article:

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3652

Links on Daniel Glowacki incident:

http://www.edgeboston.com/index.php?ch=news&sc=&sc3=&id=112352

http://www.edgeboston.com/index.php?ch=news&sc=&sc3=&id=112352

http://www.queerty.com/tag/dan-glowacki/

July 7th, 2011

Virginia Yue – SCMP – Decision on guest speaker was wrong

by tcjmhk